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隽的博客

 
 
 
 
 
 

德国学术模式启迪下的常规学人道路

2009-12-16 20:17:20 阅读5635 评论5 162009/12 Dec16

  季羡林先生去了。他的隐入风尘,象征着1910年代出生的、中国现代学术史上的第二代学人完全进入历史。这也意味着,对于这代人的学术史研究

  和思考,可以充分展开。前段时间正在翻读季先生的著作《糖史》,细细思考这代学人选题和关怀的所以然、所由然,逐渐对先生的思路有了更多的体贴和理解。窃以为,此书乃先生在学术上的终结之作,虽非“凤凰涅槃”,至少也有“黄钟绝响”之意。

  胡适曾说过,发明一个古字与发现一颗恒星的意义是相等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糖史研究的学术价值毋庸置疑。更重要的当然还是,作者显然有着远超出研究对象本身的阔大视域:“我写《糖史》,与其说是写科学技术史,毋宁说是写文化交流史。”可见,我们不能简单地

作者  | 2009-12-16 20:17:20 | 阅读(5635) |评论(5) | 阅读全文>>

留德一代的德国学术史观

2009-12-14 22:00:55 阅读5749 评论8 142009/12 Dec14

我曾提出过中国现代学术史上的留德一代的命题,强调其之所以重要,“不仅因为德国是现代世界学术的中心地所在,也还因为作为现代中国知识精英的佼佼者,他们不仅在选择留学国度时毅然以‘世界学术德最尊’为价值取向,而且在学成之后也确实履践了他们的最初抱负——‘寻出新文化建设的真道路’。成效或许不高,但意义绝对重大”。

这里仅以三位代表性人物的思考,略作阐释:中国现代大学与学术体制的奠基者蔡元培(1868-1940)、中国现代学术建立期最具学术伦理意识的大学者陈寅恪(1890-1969)、中国德文学科的开创者冯至(1905-1993)。他们虽然代际不一,但与德国学术的深度接触却并无二致;虽然思考路径有别,但关注情怀却不无相通之处。钩沉比较或许可展现出现代留德学人接受德国学术史观影响的某种自觉意识。

作者  | 2009-12-14 22:00:55 | 阅读(5749) |评论(8) | 阅读全文>>

期待着“20世纪中国文学”的多元互动

2009-12-9 17:26:43 阅读5606 评论2 92009/12 Dec9

  从概念的提出到书写的实践   

  1985年,由黄子平、陈平原、钱理群三人联署的《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发表,首先定义此概念称:“所谓‘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就是由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开始的至今仍在继续的一个文学进程,一个由古代中国文学向现代中国文学转变、过渡并最终 

完成的进程,一个中国文学走向并汇入‘世界文学’总体格局的进程,一个在东西方文化的大撞击、大交流中从文学方面(与政治、道德等诸多方面一道)形成现代民族意识(包括审美意识)的进程,一个通过语言的艺术来折射并表现古老的中华民族及其灵魂在新旧嬗替的大时代中获得新生并崛起的进程。”在打破原有的近代、现代、当代的文学史划分格局

作者  | 2009-12-9 17:26:43 | 阅读(5606) |评论(2) | 阅读全文>>

冯至先生的德国文学史观

2009-12-7 17:06:32 阅读3410 评论4 72009/12 Dec7

     冯至先生的德国文学史观,或许是一个值得大加开掘的好题目。我总在想,经历了近百年仆仆风尘的中国德语文学学科,究竟积累下了多少有价值的“硬货”?有多少属于珍贵的遗产,我们可以将之“积流成河”,构建起我们赖以维系学科的“传统”(学统)?实在的翻译、著作,都可以统计,毋庸多言;倒是较为肤泛的见地与思想层面,不容易有定论,值得追问探讨。

  讨论这样的问题,至少有一个前提,就是应当对那些撰著过“德国文学史”的著作者进行些基本的研究。作为开风气者的张威廉先生,虽有筚路蓝缕之功,但我认为他基本只是拾人牙慧,未能形成自己独立的文学史观;而刘大杰先生的《德国文学概论》虽然时有发人深省之语,但他的德文功底不能算深厚,主要仍是通过日文、英文来探究德国文学,故仍难以寻到那种厚积薄发的“厚重大气”;商承祖先生,虽然德文很好,据说亦有《德国文学史》之著作(至今未找到

作者  | 2009-12-7 17:06:32 | 阅读(3410) |评论(4) | 阅读全文>>

作为现代大学精神尺度的“哲学之士”

2009-12-3 20:30:39 阅读1395 评论0 32009/12 Dec3

一七八九年五月二十六日十八点,在耶拿大学,年及而立的席勒进行他为人师者的首次演说,题为:“何为普遍历史及普遍历史何为?”有关“普遍历史”的概念涉及到整个现代世界形成过程中的“德国理念”,关系重大,这且按下不论;此处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在这场演讲中,席勒提出了针锋相对的一组概念:“利禄之徒”(Brotgelehrter)与“哲学之士”(philosophischer Kopf)。这一区分向度,揭示了现代学术形成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命题,这不仅富含德国意味,而且具有普遍意义。对当代世界来说,尤其如此。 

在歌德的推荐下,席勒出任耶拿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无薪)。这在当今功利时代之中近乎难以想象,虽

作者  | 2009-12-3 20:30:39 | 阅读(139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现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文学博士,兼任北京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等。先后就读于南京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北京大学,曾在德国、英国、法国等的学术机构做研究。专著有《另一种西学》、《现代学术视野中的留德学人》、《史诗气象与自由彷徨》等,编撰有《蔡元培:大学的意义》等,合译有《教育与未来》、《法意哲学家圆桌》、《创新性思维》等。学术兴趣现集中于德国文学史、中欧文化交流史、学术史、思想史等,发表论文多篇,同时保持对社会文化的适当关注,发表随笔多篇。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